06612d.com当前位置:主页 > 06612d.com >

导演郭帆:我给《流浪地球》打一百分

发表时间: 2019-02-22

  郭帆:没有,其实就是在想要不要连续坚持下去。

  郭帆:对,切实贵太多了。或许差十倍。还有一个沟通成本问题。沟通本钱包括两个方面,第一,不是语言问题,它是文化的差别问题,比如我们一些很传统的、很中国文化的这些货色,他们可能就基础不能理解,这是一个文化阻碍。另外一个妨碍是什么?就是说个别这种一线的好莱坞特效公司,都在制作好莱坞一线的大片,那么它很难把好的资源调配给你。

  “我觉得十年差未几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”

  声名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你们在国外走这么多圈,懂得到他们当时科幻片的起步阶段,跟你现在拍《流浪地球》的这个阶段,有什么不同吗?

  郭帆:就是十五六岁的时候吧。 当年看了两部电影,一个是美国导演卡梅隆的《终结者2》,我觉得那个片子从技能角度,从人性角度,从情怀角度上看,都是无可比较的,即使是今天,我也拍不出来那种,太厉害。另外一部是陈凯歌导演的《霸王别姬》。看了这两部影片后,我特别欲望去做电影,因为之前小时候喜欢画画,我特别活力我的画可以动起来、有声音。

  郭帆:大略有两次。前期拍摄中的超支是因为超期带来的,因为比假想中的要难拍很多,我们超期超得相比多。另外一个超支是在特效的部分。也跟缺乏教训有关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在你个人的评分系统中,假设10分为满分,你给自己这部戏打多少分?

  中国新闻周刊:在这个片子制作的过程中,你经历的最低潮期是在什么阶段?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19年第5期

  “我觉得电影不要直接跟民族情感挂钩”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你认为十年够吗?

  生气和不活气其实是需要有打算的。有时候大家松一点,可能需要用这种方式去让大家紧一紧;如果大家都很疲惫的时候,也需要用一些放松的方式让大家能够松快一点。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从国外走了一圈回来后,你说有种危机感,以为他们如果学会中国文化这种抒发方式,会很快扩大在中国的电影市场。科幻范围会有这种文化差别留给中国的空间。你的危机感是怎么产生的?

  郭帆:低级错误。因为我们做的这个东西,但凡是因为我们探索工业化过程中所犯的过错,或者说我们之前传统拍摄中没有过的货色、没有过的局部、没有过的职位、没有呈现过的人或做的事情,涌现了问题我都可以容忍,因为我们在摸索。然而如果通例拍摄中那种基天性的弊病一而再,再而三犯的话,我就会比较负气。

  郭帆:如果从一个良性发展的角度来讲,我觉得可能需要更多的补贴,特别是物理特效部门。所谓的物理殊效部分,就是我们制造枪支、外骨骼、装甲这些特殊道具的部门。 假如说待遇,包括社会认同感,达不到创作职员本来的那个行业内的标准的话,他就很难说我不干之前的,我来做这个。包括良多概念设计师是在游戏公司,游戏公司本身薪金就高,他为什么要过来?这不光是一个热爱这么简单的事件,他得解决这些问题,所以包括一些海外人员来到国内,他怎么去解决子女问题,配偶问题,住房的问题。

  是它与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干

  郭帆:有一场是韩子昂,就是吴孟达老师演的那个角色的回想,他回忆他年轻的时候,因为咱们设定那个年青角色是一个1999年出生的人,当时他在上海打工,就是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下变回到今天上海的样子。那段没用到电影里。

  郭帆:我觉得电影就是电影,最好不要跟民族感情直接挂钩。其实这部电影很简单,就是讲的父子情感。

  郭帆:其实且不说国内顶级的特效公司,即便好莱坞顶级特效公司,如果持续三个月没活干的话也得倒闭。比喻工业光魔,2000人的范围,包括威塔,2000人的范畴,这么多人,他们如果不活,就一定会浮现问题,即便工业光魔也撑不外三个月。国内同行必须得一直地有类似的这一类片子出现,才华生存下去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有哪一场戏是你个人特殊喜好,但没用到电影里的?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/李行

  郭帆:我觉得十年差不久可能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。拍摄工业水准,我们或者有25年到30年的差距,我们需要十年来追上;特效大抵差距在10到15年。

  郭帆:可能都不仅是科幻片,我觉得这种商业类型的电影,也都会存在危机感。前几年,电视局(指广电总局)每年都会派导演去到好莱坞交流学习,我是2014年第二期去的,去的是派拉蒙。

  郭帆:起步阶段,我觉得是濒临的,因为科幻片有一个特别的属性,就是它跟国度的综合国力相关,因为科幻片的创作也是基于事实。比方说我们玉兔可以登陆到月球背面,然后拍照片,那么国人就会坚信我们的航天力量。那么我们在电影中看到我们的航天员,包含空间站,就不会怀疑。所以在一开端美国真正科幻突起的时候,上世纪70年代末期,有另外一个背景。当时处在冷战的高潮期,所以它从各个方面都须要证明美国事有足够的综合国力,而后海内的观众也特别渴望看到美国是富强的,因为是要对抗苏联,这是一个背景。我们当初正好是一个振兴期,中国的文明自信,以及我们国民对自己国家的信心会越来越足,这样的话才能给我们科幻创作供应土壤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像产业光魔,当时对你们名目很感兴趣,后来没合作是由于报价吗?

  郭帆:我得加一个认定条件,就以我个人才干来讲,我打百分。因为我觉得我和团队已经全力以赴了。包括到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有在医院住着,就是被累倒的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现在,有些网友说,喜不爱好这部电影跟爱不爱国画等号,对此你如何评估?

  当初好莱坞六大片子公司都已经来到了北京,前年辨别在北京成破了分公司或办事处,也就是说,实在他们已经盯住了我们的市场,主要是中国市场太大,它会很快超过北美。什么处所的市场大,好莱坞就会被聚集,而后就把这个地方变成了好莱坞。切实电影工业说得简单一点,就是一个操作工具,咱们有了这个工具,就可能更多地去实现我们想做的事件。

  郭帆:科幻片的特别性

  郭帆:我最擅长图像表白,因为我原来画漫画,所以我几乎可以把所有文字都转化成图像。不擅长的是人际关系处理,只不过现在我感到比原来好很多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你配合的多少个后期公司在国内应该也是做得比拟好的,他们在国内的生存现状怎么的?

  中国新闻周刊:筹拍进程中的估算超支有几次?

  中国新闻周刊:对中国科幻工业的发展,从扶持的角度讲,你觉得哪些方面可以有改进空间?

  中国消息周刊:你是什么时候感到本人特殊适合做导演的?

  中国新闻周刊:在片场,发生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容忍的?

  “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”

  中国新闻周刊:有答案吗?

  郭帆:后期阶段。包括剪辑的尾期跟特效的中后段,工作量大到你打算一下,就是不吃不喝不睡,时间都不够的觉得。那段时间简直天天只睡两个小时。这期间需要始终地去做心理建设,每天睡觉前都会有疑难,都会自我猜疑,就是人生三问:我是谁,我在干啥,我要去哪儿。基本上都是这种问题。

  一开始局里并不说你们去那具体干什么,就是说交换学习,其实就是让我们去看到中国跟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。当时看了之后觉得差距实在 未审是太大了,简略来形容,我们更像是手工作坊,而人家是一个工业化、工业化的体系。这是巨大的一个差别,而且这个差异不光是在工具上,还包括管理方法,以及我们的观点上,这个是全方面的差距。而我们大略要用十年的时光去追赶好莱坞的电影工业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你觉得你最善于跟不擅长的地方是什么?

  (丁彦婷对本文亦有贡献)

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" src="" title="2月10日,山西太原某影院,大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《流落地球》。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" /> 资料图:2019年2月10日,山西太原某影院,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《流浪地球》。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


友情链接:

www.260078.com,小鱼儿论坛,06612.com,06612a.com,06612b.com,06612c.com,06612d.com,www-260078.com,神童免费开奖网,168香港彩开奖,31121开奖结果。